天富-贾宝玉和林黛玉究竟有没有偷试?这些令人脸红的细节,暗示了真相
你的位置:天富 > 最新动态 > 贾宝玉和林黛玉究竟有没有偷试?这些令人脸红的细节,暗示了真相
贾宝玉和林黛玉究竟有没有偷试?这些令人脸红的细节,暗示了真相
发布日期:2024-06-15 16:08    点击次数:163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贾宝玉和林黛玉这对凄婉的恋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是多少人的遗憾和意难平。

毫无疑问,宝玉对黛玉是有情的,但究竟贾宝玉对林黛玉怀着怎样深刻的情意,这情意背后又藏着曹公怎样的爱情观?这些都吸引着很多读者反复品读《红楼梦》这部经典中的经典。

不过虽然宝玉爱黛玉入骨,但最让人好奇的还是宝黛他们俩之间有没有发生过关系?看遍全书后,其实可以从一些细微之处中找到答案。

宝玉与黛玉情深几许

其实在宝玉眼中,黛玉是至情的代表。这从宝玉第一次见黛玉和宝钗所关注的重点不同就可以看出来。

同是第一次细细端详,黛玉在宝玉眼里是:

“月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红楼梦·第三回》

宝玉看黛玉,看的是眉梢眼角的气韵灵动,看的是黛玉容颜本身的风情万种。从黛玉身上只见满眼情,不见身上妆,可见黛玉是至情的代表。

而宝玉细细观察宝钗时,看见的则是:

“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䰖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葱黄绫棉裙……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红楼梦·第八回》

宝玉先是看到了宝姐姐的穿戴,才注意到面貌性情,可见宝玉是带着世俗的眼光来评判宝钗,也正暗示着宝钗是世俗的体现。

在宝玉眼中,黛玉生来就是与别人不同的,他对黛玉的情也是古今独一份的。

宝黛的感情纯粹而热烈。从第三回黛玉初进贾府开始,两个人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到了青春期,无论是“探宝钗黛玉半含酸”还是贾宝玉突然烦恼起来,百无聊赖,一切都是情动于中,欲说还休。

当他们的爱情得以明确,二人情感快速升华。此刻,他们的爱情无需羞涩地隐藏,更无需掺杂任何虚情假意,他们嬉笑怒骂,真诚地诉说在封建礼教下的儿女心思。

宝玉挨打的事件,成为他们爱情升华的见证。

宝玉遭受了重击,差点没了半条命,林黛玉在得知消息后,急忙赶去探望。

她站在宝玉的床前,眼中满是真挚的关切与爱意。

她的话语中充满了深情,每一个字都透露出她对宝玉的疼惜与牵挂。正是黛玉的到来,让宝玉好似一瞬间从疼痛中解脱出来。

此刻宝玉在意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挂念着黛玉是否会为自己担忧而伤了身体。他努力地展现出坚强与乐观,只为了让她能够安心。

而林黛玉早已泪流满面。她的心中满是对宝玉的爱和牵挂,这种情感让她哭得眼睛红肿的像个桃子。以至于听闻王熙凤到来,她害怕自己这模样被取笑,赶紧匆忙躲开。

但她心中所想的,是愿意为宝玉付出一切,只希望能够让他早日康复。

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就是如此纯粹而真挚。直到最后黛玉焚稿断痴情,宝玉陷入呆傻状态,也是令人动容叹惋。

绛珠仙草用毕生的泪偿还了神瑛侍者前世的恩情,二人在遗憾中了却前尘,也结束了此世动人心弦又曲折悲惨的爱情。

与宝玉发生过关系的女子

宝玉在今天看来,可是个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他不只对黛玉有情,对其他女子也怜惜异常。

警幻仙姑推许贾宝玉为“天下古今第一淫人”。 第一淫人者,乃意淫之人也。

所谓“淫”,一个指肉体上的欲望;另一个是“意淫”,就是“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痴情”外化成行动就为“意淫”。宝玉活脱脱是个痴情的主,而宝玉的“情”是广博而抽象,有对众生的怜悯、有对黛玉的痴心也有对人欲的好奇与尝试。

书中与贾宝玉有关的云雨情的正面书写一共有四次,除了第五回是在梦中之外,其他都是在现实中进行的,有的是宝玉亲身经历,有的是他撞破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场面。

第一次出现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警幻在梦中传授宝玉男女之事,并且让宝玉与其妹可卿亲试一番。

在睡午觉时,宝玉睡在了侄儿媳妇秦可卿的卧房。

此时贾宝玉的年龄应在十一岁左右,还是孩子,加上贾母对他的溺爱纵容,让他常与姐妹们厮混在一处,所以宝玉并没有将自己觉得睡在侄儿媳妇的卧房里有什么不妥。

宝玉在梦里与名叫可卿的女子发生关系,“情天情海幻情身”的秦可卿便是宝玉性启蒙第一人。

这次的尝试让宝玉有了性意识,他醒来后大腿处“冰凉一片粘湿”。梦遗的出现是宝玉在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成长。

第二次是第六回宝玉与袭人初试云雨情,这是宝玉现实中的第一次。

袭人本就是安排给宝玉的通房丫头,宝玉大咧咧地把自己做梦的事跟袭人说了,把她说的满脸娇羞。

也正是这害羞,让宝玉瞬间起了别样的心思。

他见袭人千娇百媚,就打算将梦中没完成的事和袭人完成了。袭人也就半推半就地成全了宝玉。

在古代,通房丫鬟就是为主子传授男女之事的,所以二人也都没什么负罪感。唯一不同的是,从此袭人在宝玉心中有了不一样的地位。

第三次是在第十五回为秦可卿送殡时,宝玉撞见秦钟与智能在黑暗中行云雨事,从宝玉与秦钟的对话之中可知,宝秦之间本有暧昧,而宝玉并不介意秦钟与智能的风流韵事,况且在丧事期间行此事本就不合礼仪,但宝玉也表现出不在乎的态度。

第四次是在第十九回,贾宝玉于宁国府中听到莫名之韵,发现是茗烟按着卍儿行警幻所训之事,他训斥茗烟不知死活,并让卍儿(其母梦见五色锦上有卍字,遂得名)快跑,还答应隐瞒此事。但宝玉训斥茗烟不是因为他们突破了道德约束,而是怕他们受责罚。

除了正面描写,还有很多隐晦的描写提到了宝玉与其他女子的关系。

第二十回中晴雯看见宝玉给麝月篦头,于是调侃道:

“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

同样的话在晴雯讽刺宝玉和袭人发生关系时也说过,她说:

“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红楼梦·三十一回》

以此类推,可见宝玉与麝月的关系非同一般。

麝月之外,还有碧痕。还是心直口快的晴雯给读者爆的料,她借洗澡之事透露了碧痕也曾与宝玉暧昧不清:

“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二人洗澡地下的水都淹了床腿,连席子上汪着水,也不知道是怎么洗的。——《红楼梦·三十一回》

这些都暗示了宝玉与碧痕曾经有过肌肤之亲。

至于后来宝玉与宝钗成亲,行夫妻之事是必然,但后四十回乃他人续写,此处安排是否合曹公之意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这些,宝玉到底和哪些人有过性关系?或许只能从书中细节找到具体的答案。

但从宝玉对待此事的态度来看,他并未觉得云雨之事不合礼仪的行为,也未将这事与人伦道德挂钩,在宝玉的认知里,云雨的对象没有唯一性,一切皆是发乎情。

曹雪芹的爱情观

无论是作者暗示还是脂砚斋的明示,都在说大观园的某些隐喻暗指太虚幻境,而太虚幻境就是大观园的镜中幻象。

镜中景象一部分来源于现实世界,一部分又超越现实世界传达出世间儿女诸多埋藏心底的情与欲。

从宝玉的情爱观看,他虽然并不完全排斥由情而发的肌肤之亲,但更倾向于一种精神层次的爱情。

因此,这些事虽然揭露了宝玉是个很随随便便的人,但唯独和她心心念念的林妹妹,没有肉体上的僭越。

最多也就是黛玉喂给宝玉残酒,嬉笑打闹挠咯吱窝。哪怕二人一起面对面躺在床上,黛玉给宝玉擦胭脂,宝玉闻黛玉的袖子,也没做出格之事。

所以,以贾宝玉的情爱观为代表的《红楼梦》作者的爱情观,并不是“灵肉一致”的观念,而是贾宝玉的超越肉体的一种精神层次的爱情,总结来说就是一种“好色不淫,情而不淫”的追求。

其实,贾宝玉的爱情观不仅是曹雪芹对古代社会情感观念的极致追求,也为现代爱情观提供了宝贵的参考。

现代社会受到物质、欲望和速食文化的影响,人们容易对肉体欲望过度追求,贾宝玉所推崇的“至情”却可以提醒我们,真正的爱情应当重视情感交流和精神共鸣。

不过,到达所谓的“至情”境界其实没有那么容易,但或多或少,我们可以借鉴贾宝玉的爱情观,更加注重与伴侣之间的情感交流和精神共鸣。

同时,我们也要警惕物质和欲望对爱情的侵蚀,不能将爱情简化为对欲望的快速享受。

《红楼梦》之所以成为经典中的经典,不仅在于其文字的匠心独运,更在于它能在不同时代引发情感共鸣,让古今人共同追求一种更加纯粹、深刻和持久的感情。

参考文献:

曹雪芹《红楼梦》

笨笨《贾宝玉和多少人发生过性关系? 》中国日报网

崔炳圭《情与淫的争论——从到》曹雪芹研究

刘飞《宝黛钗三人的爱情婚姻悲剧及对当代爱情观的影响》



相关资讯